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黑體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18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正文 第14章 皮志存的介紹
作者:新班車| 字數:2837| 更新時間:2019年05月28日

皮志存說:“雖然警校的基礎課是刑偵,不過也是因人而異,教學方面還是各有側重的,咱們不在一個班級,比如我們班級刑偵只是一年級時上了三個月課,從第二學期開始就講治安了,所以我們班畢業的大多當安警,你們那個班肯定刑偵的東西教得多,你的同班同學也肯定干偵緝的多對吧?”

洪湛飛不認同,說警??緯潭際且恢碌?,不僅班與班之間沒區別,連期與期之間也差不多,只是大家對專業知識有不同喜好倒真的,有些人不想當偵緝警,只想當個稅警,工作安逸收入卻高,有人呢喜歡當安警,巡巡街,天天可以看街景,工作活絡也不累。

最累最苦最煩的,就是偵緝警了。

刑偵,遠不是圍著會桌坐著,抽抽煙,磕磕瓜子,在煙霧繚亂中你說說我說說,發發意見就成的,而是要面對現場,搞勘察,找線索,如果是兇殺案還得面對各種的尸,骷髏白骨不可怕,最叫人怕的是腐尸。

洪湛飛說:“當安警,巡一天街下來,腿腳倒有點累,但身上干干凈凈的,頂多有點類塵,可是偵緝警呢,勘察一具腐尸現場,說不定身上爬滿蛆,還能順著領口爬到衣服里去呢?!?/p>

皮志存問:“關鍵是你當安警五年,哪里參加過勘案了?沒有啥實踐經驗吧,怎么敢辭了安警去當私人偵探?是不是警校那幾年基礎打得扎實?”

“對,這句話說到點了?!?/p>

說起警校時的學習狀況,洪湛飛就得意了,他告訴皮志存,那時候他的刻苦程度,真可以用懸梁刺股來形容,他最大的收獲,是學會了驗尸。

皮志存連聲說他最討厭驗尸,每次要到實驗室上課,他就找借口請假,所以驗尸這一課他是不及格的,好在畢業時不作為考核內容的,他樂得蒙混過關。

洪湛飛說自己對法醫學相當感興趣,可惜發展到今天這個時代,本國的法醫學卻依然很落后,不及他國的一點皮毛,他為了能讀通洋文專著,特地還自學洋文,在整個警校的四年半時間里,他啃下了好六七部法醫專著。

皮志存嘆道:“我明白了,難怪你能當偵探,因為你有這個底氣,馬隊長也了解你的學習經歷吧?”

“馬不蔫是我同班,他當時最頭疼做作業,經常抄我的?!?/p>

“哈,難怪他會請你幫忙,是他對你的能力早有了解?!?/p>

聊了這些后,兩人的關系仿佛一下子由以前普通同事,躍升為知心好友了。

皮志存問道:“關于王家出的那件事,到底是怎么樣的呢?能不能給我透露一點?”

“怎么,連你都不太清楚?”

“當然不清楚,雖然治安隊跟偵緝隊都是蔣署長手下的,一個系統的,但偵緝隊的案情,只有在需要治安隊配合時,署長才會讓偵緝隊派人來進行介紹,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向別的隊宣講的,主要是出于保密需要吧,我們不用出力,也就沒人來向我們介紹案情的?!?/p>

“那你至少巡街時聽到街談巷尾的議論吧?”

“是的,那可多了,但說什么的都有,叫人眼花繚亂的,搞不清哪是真的,哪是流言?!?/p>

洪湛飛就將白天隨馬、韓兩位偵緝隊長去了王家的情況作個簡單說明,當然很多關鍵點都略過了,不是不信任皮志存,說到底還是保密所需,本來洪湛飛不應該擅自向皮志存講那么多,但他要通過皮志存了解一些情況,不能不適當講一點內幕,顯示對皮志存的信任。

皮志存到底是個警察,聽了后就興奮起來,積極地跟洪湛飛進行討論。

洪湛飛趁機向他打聽成家的情況。

皮志存朝那邊的成家大院瞟了幾眼,有點吃不準地說:“關于成家的事,我聽說過不少,但哪些是準的,哪些只是人們虛空的傳揚,就不好判斷了?!?/p>

“哦,你聽到過什么?”

“事情很多,邊邊角角的,不過既然是成太太死了,那就說點有關成太太的事吧?!?/p>

這正是洪湛飛求之不得的。

皮志存吐了一口煙說道:“湛飛你也認得成老板吧?!?/p>

“當然認得,成禹執?!?/p>

“他多大年歲了你知道嗎?”

“應該年過古稀了,七十有余吧?!?/p>

“那么你再猜猜成太太年齡?”

“五十上下吧?!?/p>

洪湛飛猜到皮志存話內之意了。

“你是不是聽到有關成太太的什么風言風語了?畢竟成老板夫妻年齡上相差懸殊吧?!?/p>

皮志存卻搖了搖頭,“不,一般人得知一對夫妻相差那么多,二十多啊,肯定第一個想法就是老夫少妻,是不是這里面有什么風韻事存在?但問題是,在人們傳言里,成太太卻是個很正派的女人,反倒是成老板,就不那么好說了?!?/p>

洪湛飛兩眼一亮,“怎么,難道成老板有出格之為?做了背負妻子之舉嗎?”

“正是,據小道消息,成老板夫婦的兒子,并不是成太太生養的?!?/p>

“???他們的兒子好像叫成栽秧吧,現在是不是讀中學了?”

“哪會讀中學,小學都沒上呢,只有五歲。人家到了成老板這個年紀,孫子都要成家了,他的兒子才這么點?!?/p>

洪湛飛很疑惑,“我雖然在甘梓當了五年安警,但我其實沒跟成家打過交道,對他家的情況一概不了解,我一直以為成老板的兒子至少有四十以上,沒想到他的兒子還是個小不點呀,是不他另有一個大兒子或大女兒的?”

“沒有,說起來,這都是因為成太太不會生育?!?/p>

“可算一算,成太太嫁給成禹執時,如果是十八九歲,那么當時成禹執已經四十出頭了,成家的經濟條件一直優裕,不存在因貧討不起老婆的可能,成禹執四十掛零才成婚,應該是二婚了吧,以前他有過太太,結過婚的?”

皮志存仍搖頭,“沒有,成禹執跟成太太,完全是初婚,聽起來是不是很特別?”

“那其中定有隱情?!?/p>

“對,真的有隱情,但這個隱情有多種說法,具體是哪一種外人恐怕搞不清?!?/p>

“有哪幾種說法?”

“一是說成禹執幼年時,父母請瞎子給他算過命,說他婚姻宮十分異常,也就是姻緣運有別于常人,命里注定必須晚婚晚育,如果按常人那個年齡在二十歲前后成婚,不僅會克妻還會害子,所以成禹執是遵守算命先生定下的數字,到四十出頭才娶親?!?/p>

“二呢?”

“二是說,成禹執在未出生時父母跟另一家的父母搞過個指腹為婚,結果是他出生是男的,另一家生下的是女孩,本來打算到了婚齡,雙方父母會給他們完婚,但后來卻出了什么變故,這樁婚約沒有成,成禹執從此就對結婚喪失了興趣,一直拖啊拖?!?/p>

洪湛飛問出了什么問題,是女方家出問題嗎?但對這個問題,皮志存表示也不知,具體原因只有成家人知道吧。

皮志存繼續說道:

“幾年后父母抱來了一個女嬰,本來是要當作女兒來養的,但不知怎的,成禹執對這個小他二十多歲的抱養妹妹很喜歡,簡直入了迷,隨著小妹妹一天天長大,成禹執一天天的年長,父母無論怎么動員,勸說,甚至逼迫,成禹執都不為所動,好像全部心思用在妹妹身上了?!?/p>

“這個妹妹,不會就是成太太吧?”洪湛飛猜測。

皮志存點著頭,“正是她呀?!?/p>

“這么說,成太太是從小被成禹執父母抱養的呀,她是成家的養女,本來應該是成禹執的妹妹,后來卻做了成禹執的太太?!?/p>

“正是,當成太太六七歲時,成禹執就動了這個心,準備慢慢等,等這個妹妹長起來后,就跟她成婚。后來終于等到了?!?/p>

洪湛飛驚訝地說:“如果真是這樣,成禹執的情意,還是挺珍貴的,他為了等待這個妹妹成長,居然可以排斥一切別的女人,不懼外人閑言碎語,不怕父母軟求硬迫,實在是難得的好男人啊?!?/p>

皮志存也有點贊賞地說:“是呀,有關成老板夫婦的婚姻事,在甘梓城里多有流傳,很多人簡直把他們看成神仙夫妻,特別是一些年輕女子,都把成老板當成心中的偶像,幻想著也有這么一位有情有義,有事業,懂經營,家資萬千,長相不俗,成熟體貼的好男人在等著她呢?!?/p>

洪湛飛聽到這里陷入沉思,抽著煙,久久不開口。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